西安規劃局長和紅星【規劃局長“找鈔”新術】

來源:圖像動畫 發布時間:2018-12-22 05:06:20 點擊:

  2007年12月6日上午8時30分,向房地産開發商“找鈔”的福建省南平市城鄉規劃局局長趙超受賄一案在南平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陪同趙超一起受審的還有他的大舅子青豪俠。   南平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趙超利用職務之便,先後接受13家房地産開發商給予的賄賂515萬餘元,其中205萬元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遂;指控青豪俠幫助趙超收受賄賂428萬元,并轉達請托事項,系共犯。
  2008年2月3日,法院判處被告人趙超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财産;判處被告人青豪俠有期徒刑12年,并處沒收個人财産5萬元;追繳兩人的全部犯罪所得。
  
  規劃大權炙手可熱
  
  剛過知天命年紀的趙超,早年畢業于南京大學城市規劃專業,1995年4月至2000年12月任福建省城鄉規劃設計院副院長,2000年12月起任南平市城鄉規劃局局長(正處級),成了房地産開發商趨之若鹜的目标。
  
  應該說趙超剛上任時,與房地産開發商打交道還是相當謹慎的,對房地産開發商的吃請,一般都會拒絕,但随着時間的推移,耳濡目染那些房地産開發商出則寶馬香車,入則豪宅别墅,不免心裡失衡,為不能大把賺錢而感到郁悶。
  就在這時,他大舅子的到來促成了他的轉變。
  年僅39歲的青豪俠在趙超第二次結婚後成了他的大舅子,此人高中畢業後先是在深圳打工,後來在西藏幫助親戚打理酒店,2001年8月趙超通過關系把他安排到南平市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上班,但每月900元的工資根本不在青豪俠的眼裡。怎麼辦?一沒文憑,二沒技術,靠什麼發财?青豪俠想到的隻能是趙超,有這樣的妹夫做靠山,還愁賺不到錢!青豪俠要趙超介紹房地産開發商讓他認識,以便從他們那裡分包一些工程來做。趙超一聽正中下懷,随後互相利用與房地産開發商沆瀣一氣,演繹出種種“找鈔”新術,讓人耳目一新。
  
  假投資獲取“利潤”
  
  趙超開始帶青豪俠出入房地産開發商宴請的酒肆,故意給開發商造成一個印象,有事找我趙超,就要先跟青豪俠搞好關系,所以很多開發商和青豪俠私下有了交往。現年44歲的南平加成房地産公司董事長陳某即是其中的一個。2002年陳某在延平區水南橋頭地段開發加成世紀園項目,該項目是南平市延平區區政府1999年的招商引資項目,被新加坡人林某獲得,并與陳某合資成立了加成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開發。2001年下半年,林某在南平市規劃局辦理了選址意見書和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批準的規劃為建設18層,可是因拆遷問題沒辦法解決,林某在2002年初把該項目轉讓給了陳某開發。當陳某得知青豪俠是趙超的大舅子後,便有意接近青豪俠,2002年五六月的一天,青豪俠因車禍住院治療,陳某經常到醫院探望他,兩人關系逐漸密切。青豪俠出院後,陳某通過青豪俠約請趙超一家人吃飯,一來二去,陳某與趙超的關系也密切起來。陳某向趙超提出,水南橋頭這麼好的位置,隻開發18層樓太可惜,要求趙超為他重新辦理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提高容積率。
  通曉法律、政策,也深知容積率、建築密度、綠地率等關鍵數字對開發商含義的趙超答應了陳某的請求。根據規劃管理規定,變更規劃、增補面積要建設單位提出申請,由規劃局業務科室組成的聯審會議集體研究通過,向社會公示,再辦理相應的審批手續,有重大變更的需按變更時間重新編号辦理新證,不能沿用舊編号、時間,更不能直接在規劃管理呈批表上塗改經濟技術指标,并且變更前後的規劃情況均應存檔,但這些正常的程序在趙超的直接幹預下都成了一紙空文。2002年下半年,加成世紀園的建設用地規劃作了重大變更,容積率由原來的4.2提高到7.29,樓層由原來的18層提高到27層,建築面積由原來的4.37萬平方米增加到7.6萬平方米。
  建築面積的陡增對開發商而言就是滾滾的财源,青豪俠趁着陳某在興頭上提出要做這個項目的水電工程,陳某滿口答應了,但過後又猶豫起來,“這個工程是一級工程,一級防火要求,青豪俠沒有這方面的專長,到時工程出現質量問題,倒黴的還不是自己?不如先跟趙超講講,試探性地先送他50萬元,看他什麼意思。”
  怎麼送呢?陳某很是費了一番腦筋,以前他已因行賄南平市土地局局長高誠水,被南平市人民檢察院查處過(高因受賄已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4年)。陳某最終想到以虛假投資的方式給趙超固定的回報。2003年元月前後,陳某找到趙超說:“青豪俠在我那裡做工程太顯眼,而且他這個人平常愛喝酒,喝多了話又多,萬一把在我這裡做工程的事情說出去,對你我都不利。幹脆讓他來我這裡投資,我按100%的比例給他固定回報,投資50萬元,到時候回報50萬元,這樣不是更好?”
  趙超沉思了一會說:“好是好,但我和青豪俠都沒這麼多本錢投資。”
  一聽趙超這麼回答,陳某心裡高興了:“投資的本錢你們就不要考慮了,我有個朋友是做生意的,很有錢,我去借錢給你們投資。”趙超聽了,馬上回過神來:“這不是送錢給我嗎?”陳某見趙超猶豫,趕緊趁熱打鐵:“我有經驗,這是一種投資,沒關系啦。”重金誘惑之下,趙超答應了,要陳某去和青豪俠具體商談“借錢”事宜。
  2003年元旦過後,陳某按事先的安排帶着青豪俠前往福州,來到他的一個叫林某生的朋友家,在青豪俠簽署了一份電腦打印的借據,陳某以擔保人的身份在上面簽字之後,兩人抱走了林某生早已準備好的50萬元。回到南平,青豪俠将錢存入加成房地産公司的賬戶,陳某則拿了一份投資協議書讓青豪俠簽字,約定青豪俠不參與項目的管理工作,享受固定分紅50萬元。折騰完這套手續,青豪俠回家如實告訴了趙超,趙超聽後不禁在心裡贊歎:“果然做得周到細緻。”
  對于采取這種所謂的借款投資方式,達到送錢目的的做法,案發後,陳某說得很幹脆:“我既然都能在青豪俠不認識林某生的情況下,以擔保人的身份讓林某生借款給青豪俠,為什麼我不直接借來用到自己的項目上,要多一道投資的環節,多出這50萬元的固定分紅?無非就是掩人耳目,讓趙超更好接受,由青豪俠出面操作更為妥當罷了,他們一家人誰收錢還不都一樣,萬一追查起來還會減輕趙超的責任。”
  當然随着趙超的落網,這筆約定在加成世紀園項目完工後兌現的50萬元固定分紅最後沒有實際支付。但由此開啟的送錢思路,陳某、趙超他們卻操作得益發娴熟起來。
  2003年七八月的一天,陳某和趙超談妥按老辦法操作直接給趙超350萬元的固定報酬。在這筆巨款的促動下,趙超無視陳某開發的這個項目已與政府簽訂了土地使用合同的事實,不經南平市政府批準便于2003年10月叫來已退休的原經辦人直接交代他再次變更加成世紀園的規劃,将建築密度由39%塗改為41.7%,容積率由7.29提高到8.3,建築面積由7.6萬平方米提高到8.63萬平方米。2005年初加成世紀園動工後,趙超又同意陳某加蓋一層地下室,增補面積6000平方米。嚴肅的規劃審批工作,在趙超手裡形同兒戲,徹底淪為房地産開發商謀利的工具。
  2005年底,陳某打電話給趙超說,那講好的350萬元可以先“分紅”100萬元。趙超便叫青豪俠找陳某要錢。2006年元月初,陳某帶了青豪俠到江蘇省姜堰市取了100萬元。為了做得更逼真,使借條看上去有借有還更真實,回到南平後,陳某不辭辛苦又帶上青豪俠一起到林某生家裡,在那張350萬元的假借條上注明:“還款100萬元,尚欠250萬元。”
  2006年4月,青豪俠因要投資南平某房地産公司開發的文化中心廣場項目,又找陳某要了100萬元所謂的固定分紅,事後告訴了趙超。至于剩餘的150萬元因為案發,趙超、青豪俠他們是再也無法領取了。
  
  假承包賺取差價
  
  馬某是南平廣遠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的老總, 2002年五六月間,馬某取得了南平市延平區凱麗花園的開發權,但因凱麗花園設計方案中的建築面積比原方案多出了3000多平方米,結果在南平市城鄉規劃局卡了殼。為了能通過審批,馬某找了趙超好幾次,都被趙超搪塞掉,一拖就拖了兩個多月,馬某很着急,這樣拖下去,一個月光利息就得付出20多萬元,馬某清楚,不給趙超一點利益,趙超是不會幫這個忙的。2002年9月的一天,馬某再次找到趙超開門見山地說:“這件事情你幫我解決了,我會感謝你的。”
  趙超也不含糊,直接開口說:“你能不能拿點工程給我内兄青豪俠做。”
  馬某當場表示“這好辦”。
  趙超回家後便叫青豪俠去找馬某聯系。過了幾天,青豪俠找到馬某,兩人在施工圖紙、預算都沒有出來的情況下,簽訂了一份由既不具有施工資質,又無施工隊伍的青豪俠承攬工程造價100多萬元的人防工程協議。當然馬某也留了一個心眼,實際簽訂時間是2002年11月底,而協議上寫的時間卻是2004年3月25日。
  案發後馬某揭開了其中的緣由:“青豪俠是沒有能力做這個工程的,這點趙超也知道。無非就是想從我這裡撈一些利益,隻不過手段更高明一點。既然這樣,我也不能說直接拿錢給青豪俠,叫他不要做這個工程,還是要利用這份協議讓青豪俠獲得利益才行,但必須碰到合适的機會,所以我把簽訂協議的時間寫成2004年3月份,給自己多一點時間來操作這件事。”
  最終馬某想了一個辦法,叫青豪俠把工程轉包出去,從中賺取差價。簽完協議後不久,馬某約青豪俠到辦公室說“我找了一個比較内行的人來做這個人防工程,造價是122萬元。”并問青豪俠,“原來我訂給你是130萬元的造價,這之間有8萬元的差價,讓你賺,你把工程讓給他行不行?”
  青豪俠領會了馬某的意圖,“這人其實不想把人防工程拿給我做,而是通過這種方式拿錢給我”,考慮到自己确實也沒有能力做這個工程,而且還要等到2004年3月25日才能施工,不如毫不費力得到8萬元的差價,青豪俠很爽快地答應了。很快,馬某把錢打到了青豪俠的卡上。2003年下半年,當青豪俠得知凱麗花園人防工程造價不止130萬元時,便又跑去找馬某要了2萬元。
  就在青豪俠從馬某處拿到第一筆錢後,趙超就給馬某吃定心丸了,“你們的方案沒有問題”,果然“凱麗花園”的設計方案很快就被批準了。2004年6月,馬某的凱麗花園竣工時,面積超了2200多平方米,同樣是在趙超的同意下補辦了相關手續通過了竣工驗收。
  
  假為朋友購店面房為名悶聲發财
  
  趙超嗜好釣魚,來南平後結識了“雙溪樓”紅葉釣魚俱樂部的釣魚師傅莊某,一來二去兩人成了朋友。2005年2月底的一天,趙超到“雙溪樓”玩,莊某對趙超說自己看中了對面“女人街”兩個店面房,但是這兩個店面房已經被人買走,現在買主不想要,想退給開發商,開發商不同意。莊某請趙超幫忙,讓開發商同意那個人退掉,他再把它買下來,同時請趙超幫忙打個折優惠些。趙超一聽“女―人―街”三個字,二話不說就滿口答應了。
  女人街這個項目還真是個女人開發的,而這個女人趙超早就認識了。那是在2001年正月的一天,趙超受同事之邀到南平市星光大廈參加生日宴會,席間經人介紹,認識了宴會的主人,也就是後來開發女人街項目的程某。其時程某任董事長的南平市商達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正在南平市延平區解放路口開發彙豐大廈,該項目規劃局審定的建築面積是2.2萬平方米以内,容積率低于5。為了提高容積率增加建築面積多賺些錢,相識後程某多次找趙超要求更改總平面圖,經不住女人的軟磨硬泡,趙超最終同意更改總平面圖,提高容積率,把建築面積由2.2萬平方米增加到2.8萬平方米。這增加的6000平方米不算,程某在建設過程中又新增了1700多平方米,為此程某于2005年3月找到趙超,再次要求辦理新增建築面積的規劃手續,趙超大筆一揮“同意”。
  随後,程某開發了“女人街”項目,該項目規劃局原來批準的建築面積為7350平方米,而實際建設中超面積600多平方米。為此,程某還是找趙超要求補辦,趙超也同意了。
  給了程某這麼多關照,為朋友找她打個折還不是小菜一碟?過了天把,趙超約程某到雙溪樓喝茶,跟她提起朋友想買她開發的女人街店面房的事情。正愁找不到感謝趙超機會的程某連忙追問:“這兩個店面房到底是不是你朋友要?”
  趙超說:“就算是我要好了。”
  程某說:“那我知道了,錢的事你就不用考慮了。”
  第二天,程某便打電話給趙超說:“一切都交代好了,兩個店面房共35萬元多一點,面積30多平方米,錢已交了,算是我送你的,你叫人來辦掉手續就是了。”
  聽程某這麼一說,趙超心裡頓時明白了,既然她這麼有“誠意”,自己又何樂而不為呢?接受下來就是了。于是趙超打電話給莊某叫他去辦理手續,交代他錢不要給開發商了。聽趙超這麼說,莊某心裡挺納悶,尋思了一會恍然大悟:開發商把這兩個店面房送給趙超了,自己隻要把錢給趙超就行了。莊某以自己妻子的名字辦理了店面房的産權手續,事後莊某跟趙超多次提到要把買店面房的錢給他,可趙超為避風頭總是說“以後再說,以後再說”。
  
  不義之财終成燙手山芋
  
  從趙超為開發商所謀取的利益來看,主要體現在變更規劃設計,提高容積率上。所謂容積率,即規劃建設用地範圍内全部建築面積與規劃建設用地面積之比,容積率越高,開發商可建面積越大,而面積就是錢。開發商砸出小錢換回了滾滾财源。如在加成世紀園項目上,趙超就為陳某新增面積4.86萬平方米,毛利達到7000餘萬元。
  當然,兩人都曉金銀好,終朝隻恨聚無多,及到多時案發了。
  突兀在延平區水南橋頭的“加成世紀園”把普通百姓休閑、鍛煉的好去處――九峰山的翠綠擋住了大半,這樣的規劃都能通過審批?!過往群衆無不側目、議論,當然也引起了反腐敗一線人員的注意,很快趙超被南平市紀委“雙規”,後來移送南平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青豪俠也被查處 。2007年10月8日兩人被提起公訴。
  坊間戲言,趙超案發緣于其名字不好,身為局長叫“找鈔”,難怪成為反腐敗部門的關注對象。當然,這純屬戲言,趙超自己對淪為罪犯受審的忏悔在自述材料裡,寫得還是比較深刻的,他寫道:“陳某送錢給我,我可以理解他。我走到今天的地步,是我自身的問題,誰讓我是一個有縫的蛋呢?”
  本案發生在官商勾結最嚴重的房地産行業而且斂财手段翻新隐蔽,但無論趙超他們收受賄賂的方式如何變化,他們行為的本質即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性質沒有變,隻要符合這一本質特征就是賄賂犯罪。■
  (本文謝絕上網、轉載)
  編輯:盛漢卿
  
  編後
  本案發生在官商勾結最嚴重的房地産行業而且斂财手段翻新隐蔽,但無論趙超他們收受賄賂的方式如何變化,他們行為的本質即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性質沒有變,隻要符合這一本質特征就是賄賂犯罪。

推薦訪問:局長 規劃
上一篇:[詐死見證兒女孝心]孝心兒女事迹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