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血案發生後 9.30成都雙流殺人掏腸

來源:電腦 發布時間:2018-12-22 05:08:32 點擊:

  物業公司對業主私人空間内的人身及财産負有安全防範義務嗎?物業公司對業主應承擔怎樣的安全保障義務?――      購買了高檔别墅,繳納了物業管理費,本以為安全有了保障。可是,女業主卻在大白天被殺害于别墅内。在案件未破,行兇者不明的情況下,業主一氣之下,将物業公司及商品房開發商一同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百萬餘元。那麼,物業公司對業主私人空間内的人身及财産負有安全防範義務嗎?物業公司對業主應承擔怎樣的安全保障義務呢?2008年2月21日,蘇州市兩級法院作出的判決,從司法層面對此作出了回答。
  
  妻子家中被害 丈夫誓讨公道
  
  現年43歲的徐永強是江蘇省蘇州市一家知名企業的董事長,妻子王豔梅是一名中學教師,16歲的女兒則在重點中學讀書。一家人恩恩愛愛,和和睦睦,日子過得幸福、美滿和富足。
  2004年5月,徐永強向蘇州某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簡稱蘇州公司)購買了三層高檔别墅一套,裝修後全家搬進了新居。同年8月,蘇州公司與上海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物業)簽訂了《别墅小區前期物業服務合同》,由上海物業對别墅小區的物業行使管理之職。此後,徐永強每年均向上海物業支付了相應的物業管理費。
  2006年12月15日上午,因妻子上午沒課,徐永強吃過早飯後便獨自開車上班去了。臨出門前,妻子王豔梅還是像往常一樣叮囑徐永強中午早點回家吃飯。可是,徐永強萬萬沒有想到,這竟是他與妻子的最後一次道别。10時30分左右,徐永強考慮到妻子下午還要上班,将手中的事務處理完後,便匆匆從公司返回家中,卻發現妻子王豔梅身中數刀躺在血泊中,立即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接到報案後,立即趕到現場,确認被害人王豔梅已身亡。該刑事案件案發後,公安機關雖經全力偵查,但至今尚未偵破。
  “自己高價購買别墅,就是沖着别墅的良好居住環境和高度安全保障,而且自己也支付了所有的物業管理費,可是,蘇州公司作為小區的開發商,上海物業作為小區的物業管理者,卻未能有效行使小區的管理之職,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直接造成行兇者輕易進入小區将自己的妻子殺害在别墅内,應當對妻子被殺承擔賠償責任。”于是,徐永強多次找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協商賠償事宜。可是,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隻能對王豔梅的被害表示同情,對徐永強的賠償要求卻一口予以拒絕。這讓徐永強忍無可忍:案件不破,行兇者不明,難道妻子就該白死嗎?!在多次協商無效後,徐永強決定通過法律途徑為亡妻讨還一個公道,以慰亡妻在天之靈。
  
  兩大争議焦點 庭上針鋒相對
  
  2007年3月5日,徐永強攜女兒及嶽父來到法院,一紙民事訴狀,将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推上被告席,請求法院判令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共同賠償誤工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共計106萬餘元;并在江蘇省省級報刊及市級報刊的醒目位置(不包括中縫、廣告及附贈版面)賠禮道歉。
  針對這起因業主被害引發的巨額損害賠償案,法院極為重視,兩次開庭審理了本案。法庭上,雙方圍繞上海物業對小區的安全管理是否已盡到了安全防範義務,以及犯罪嫌疑人利用空置别墅作案的事實能否得到确認的争議焦點,唇槍舌劍,相互責難,互不相讓。
  徐永強等人訴稱,徐永強購買蘇州公司開發的别墅後裝修入住,上海物業為該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2006年12月15日,我們的親人王豔梅在家中遇害,雖經公安機關立案但至今未能破案。徐永強等人認為,上海物業作為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理應按物業合同約定履行義務,但由于上海物業疏于管理,未能提供必要的安全防範措施,緻使殺人兇手輕易進入徐永強家中行兇作案,将徐永強的妻子王豔梅殺害于家中,理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蘇州公司将門窗洞開在位于徐永強别墅前面的一幢空置别墅長期閑置,疏于管理,讓殺人兇手在空置房中踩點觀察,伺機作案,最終釀成慘禍的發生,蘇州公司也應對王豔梅的遇害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據此,徐永強等人要求法院判令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因共同侵權給原告方造成的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币106.7萬餘元,并互負連帶賠償責任,同時在江蘇省省級報刊及當地市級報刊的醒目位置賠禮道歉。
  蘇州公司辯稱,徐永強等人的親屬王豔梅的死亡與他公司未銷售别墅的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徐永強等人稱殺人兇手利用本公司未出售的别墅進行踩點作案沒有事實依據,另外,本公司早已将空置别墅的管理權移交給了上海物業,故本公司在本案中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上海物業辯稱,物業公司對小區内的安全保障義務主要是針對小區的公共場所,對私人物業内的人身及财産不負有安全防範義務。本公司嚴格按照物業合同的約定對進出小區的來訪人員進行登記,并定期對小區進行巡邏,登記、巡邏記錄在案發當天就給公安機關調取。因此,本公司在對小區的安全管理上已盡到了職責,徐永強等人要求本公司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徐永強等人的親屬在家中遇害是一刑事案件,案件尚在偵查中,徐永強等人沒有證據證明殺人兇手是利用了空置别墅進入案發現場,物業公司不存在疏于管理的情形。
  
  兩審法院判決 是非終有定論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徐永強購買了别墅并入住,同時向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上海物業繳納了物業管理費,其與上海物業形成物業服務合同關系,雙方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受物業服務合同的約束。上海物業是否違約進而是否要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要看該公司是否嚴格履行物業服務合同中約定的相關義務。根據合同約定,上海物業的保安義務主要為不間斷對小區巡邏,外來車輛、人員出入小區進行登記。案發當天,上海物業的巡邏、登記記錄本即為公安機關調取,該記錄本可證實上海物業已履行了服務合同中約定的安保義務,而要求小區保安對徐永強家中發生的兇殺案事先察覺,顯然超出其能力範圍,該義務應界定為一般性的安全、防範、注意義務。徐永強等人稱巡邏、登記記錄有作假嫌疑缺乏證據證實,該主張不予采信。對于犯罪嫌疑人作案前是否利用空置房屋事先踩點觀察,這一事實的認定關系到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民事責任的承擔問題,徐永強等人依據的是申請本院向公安機關調查的情況說明,認為該證明足以證實犯罪嫌疑人事先在空置房中踩點伺機作案,而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對此說明持相反意見。對此,法院認為,王豔梅被害一案,至今尚在偵查之中,在案件偵破之前對案發經過僅是一個分析意見,尚不能構成最後明确的結論,根據刑事證據唯一性原則,不能用民事證據規則中高度蓋然性原理來推出結論,故對犯罪嫌疑人是否利用空置房作案尚缺乏證據證實,空置房是否是犯罪嫌疑人作案的一個原因力須待案件偵破以後才能确定。徐永強等人主張因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疏于管理的行為導緻空置房為犯罪嫌疑人作案提供了便利條件缺乏證據證實。徐永強等人要求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連帶賠償經濟損失,并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2007年8月22日,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98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6條的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駁回徐永強等人對蘇州公司、上海物業提起的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後,徐永強等人不服,向二審法院提出上訴。在上訴中,他們提出:蘇州公司對空置房屋沒有采取安全防護措施,給小區安全帶來隐患,且未經過招投标程序選聘物業公司,對王豔梅的受害存在過錯;上海物業對蘇州公司空置房屋未盡管理義務,也未在小區内安裝任何安全監視設備,對小區出入人員未進行登記,也未對小區嚴格執行巡邏制度。據此,徐永強等人認為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與王豔梅的受害存在相關因果關系過錯,構成無意思聯絡的共同侵權,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蘇州公司堅持其未售出的空置别墅及選聘物業公司的行為均與王豔梅的受害沒有因果關系。上海物業則提出其在日常管理中已盡到合同約定的安全義務,對小區進行定期巡視,對小區外來訪客實行登記制度,徐永強等人稱上海物業的小區巡視記錄是僞造的,事實上在事發當日,小區巡視、訪客記錄被公安部門調取,不可能後補或僞造。
  二審法院認為,公安機關的情況說明中隻是發現被害中心現場和住宅南側空關房中有同類型花紋的鞋印,不能據此證實兇犯就是利用空置别墅踩點,或蘇州公司将别墅空置的行為存在過錯,與王豔梅被害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故徐永強等人稱蘇州公司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上海物業對小區定期巡視并進行記錄,徐永強等人稱上海物業的巡視記錄是僞造的,但沒有提供相應證據,故其關于上海物業存在過錯,與王豔梅被害存在因果關系的意見,不予采納。
  2008年2月21日,法院依據法律的有關規定,作出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的終審判決。■
  (文中人名系化名)
  編輯:孫薇薇

推薦訪問:血案 别墅 發生
上一篇:“官官相殺”的謬誤_官官相衛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