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律師法》看司法改革_司法改革失敗最新消息

來源:編程開發基礎 發布時間:2018-12-22 05:16:36 點擊:

  近期,上海市律協聯合上海市檢察院、法院、司法局以及學界多次研讨,解讀新《律師法》,研究《律師法》實施後我國司法工作面臨的新情況,實質在于研究改革開放30年以來我國當前面臨的國際與國内社會環境。律師制度不斷完善的過程,也恰恰見證了我國30年民主法制建設發展曆程。
  
  自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确定恢複與健全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方針30年來,我國律師制度基本立法經曆了三次重大修改。本次修改《律師法》出現超越現行訴訟立法的規定,如何貫徹《律師法》,如何适應國情發展我國民主與法制,再次成為引起社會各界關注以及議論的話題。
  
  《律師法》立法溯源
  
  律師制度作為一種法律制度,并不是與國家和法律同時産生存在的,而是在國家與法發展到一定時候才産生的。律師制度的産生尤其有待于國家的基本法以及訴訟法确定當事人享有訴訟權利為前提,律師制度無法超越訴訟立法而存在。新《律師法》出現超越現行訴訟立法規定,既可以認為是我國30年民主與法制曆程的縮影,又預示着我國司法改革将進入新一輪發展。
  首先,新《律師法》出現超越現行訴訟立法規定,是我國民主與法治建設發展步伐加快,司法改革進入“深水區”的體現。1979年7月1日五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通過,1980年1月1日施行的我國刑事訴訟法,比1982年1月1日實施的我國第一部律師法――《律師暫行條例》早了整整兩年,充分體現了訴訟立法在前,律師制度确立随後的法制特點;1996年3月17日八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通過修正,自1997年1月1日施行的我國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與第二次修改頒布的我國律師法同時實施,表明我國法制建設已經取得長足發展;而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本次修訂《律師法》前,我國的刑事訴訟法等相關訴訟程序立法還沒有被修改,律師立法修改反超刑事訴訟立法,表明作為我國政治改革重要組成部分的司法改革進入“深水區”,社會主義民主與法治已發展到一定高度。
  其次,新《律師法》出現超越現行訴訟立法規定,是我國司法訴訟國内立法與國際法相銜接體現。1997年1月1日施行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1998年我國政府簽署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溫家寶總理在2008年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期間指出:“我國司法制度改革已經邁出了較大的步伐,比如我們把死刑的核準權統一收歸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并且嚴格地限制判處死刑。我們正在協調各方,努力地解決國内法與國際法相銜接的問題,盡快批準《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到目前為止,我國已陸續簽署并加入包括《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在内的20餘項與刑事訴訟司法制度有關的國際公約,并正在努力兌現尚沒有被列入我國刑事訴訟立法的《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相關内容。《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涉及刑事訴訟司法制度的内容有20項之多,其中16項内容已在我國現行的刑事訴訟法中得到體現,但是還有4項内容沒有被列入,如: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人在刑事訴訟全過程有權獲得律師法律幫助、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人不自證其罪的沉默權、任何人已受一次審判後,不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審判或懲罰的一事不再理以及無罪推定原則。
  本次《律師法》修改出現超越現行刑事訴訟法内容,既是我國民主與法制進一步發展與完善的體現,也是與國際社會刑事司法準則接軌的體現。在國内法與國際法的關系上,長期以來我們注重的是國内法優先,現在要将國内法優位轉為國際法優位,應當将承諾的國際公約内容落實到國内法的修改中去,變成國内法内容貫徹實施。
  最後,新《律師法》出現超越現行訴訟立法規定,在根本上是與黨的十七大确定的科學發展觀,以人為本,在全社會實現公平正義,建設和諧社會等方針相一緻的。
  
  修改《律師法》,司法觀念先行
  
  2006年全國人大明确将《刑事訴訟法》列為修法範圍。在民主與法制第三個十年發展階段将告一段落之時,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修改《律師法》,提出超越刑事訴訟法的新規定,标志着我國民主與法制建設将進入新一輪發展,預示着刑事訴訟司法制度價值觀念需進一步轉型,司法訴訟模式将進一步改革。具體有如下轉變:
  第一,從重人治向重法治轉型,重塑鬥争哲學與和諧哲學的辯證關系,樹立牢固的法制觀念。不破不立,人類社會實際是在“和”與“不和”的交替過程中發展前進的,社會是在不斷的破舊立新中發展,沒有鬥争和突破,社會缺乏前進動力、就不會有創新和發展;不講原則,不講法制的“以和為貴”,法治不嚴,即不利于“制吏”,更無法“治民”。“和諧”地解決“不和諧”社會問題,關鍵在于樹立法律權威,樹立司法公信力。
  第二,從重打擊向重保護轉型,進一步明确打擊和保護、寬嚴相濟的關系。打擊的目的在于保護,不能為打擊而犧牲保護,甯“縱”勿“錯”,而不能甯“錯”勿“縱”。
  第三,從重實體輕程序向實體和程序并重轉型,并最終轉型為程序先于實體,程序優于實體。程序本位是人類社會發展的趨勢和現代文明的要求。将刑事訴訟從權力制人轉向權力保障,刑事訴訟司法價值很大程度上在于保障訴訟參與人的權利,體現為生命權和合法的訴訟權得到保護。
  第四,從重一元化的國家本位向重國家、社會、公民個人利益三位一體的司法價值觀轉型。将國家的利益、社會的利益、當事人的利益、人民群衆的利益有機地結合起來,在有些情況下,應将群衆和當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刑事訴訟程序一元化工具主義價值觀轉型為多元化價值觀。刑事司法價值不僅在于定罪量刑,每一個訴訟行為、每一個訴訟程序都體現着文明程度、民主程度和法制程度。
  第五,從重國内法向重國際法轉型,要把國内優位轉向國際優位。必須承擔起公約規定的國際義務,必須落實到立法修改中去,變成國内法加以貫徹執行。
  
  新《律師法》實施中的幾個問題
  
  2008年6月1日起施行的新《律師法》,比較現行律師法,修改内容很多,令人矚目的有如:将我國律師本質屬性和社會責任确定為三個維護,即“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确實施,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首次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與“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确實施”并列,将律師列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社會主體範疇。
  再如對律師執業權利作出超越現行刑事訴訟法的一些規定:律師介入刑事訴訟時間被明确的提前到偵查階段,律師參與偵查階段時的地位被明确為辯護人;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監聽;律師在審查起訴階段有權查閱、摘抄和複制與案件有關的訴訟文書及案卷材料,自案件被人民法院受理之日起,有權查閱、摘抄和複制與案件有關的所有材料。新《律師法》還強化了律師調查取證權、新增了律師免證權、律師言論豁免權等。
  修改後的《律師法》在律師參與刑事訴訟方面較現行刑事訴訟法有很大變化,如會見不被監聽、閱卷權前移、憑證件即可進行調查取證活動等。與現行刑訴法沒有沖突的律師法相關内容,不經刑訴法修改,2008年6月1日後應當得到确實執行,自動進入刑事訴訟,如果确實存在沖突,則不能取代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自動進入刑事訴訟。因此準确理解律師法至關重要。
  1、新《律師法》對律師在刑事訴訟中的權利進行了調整,但并未修改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律師法頒布後既無相應的與刑事訴訟法銜接的說明,也無相應的有權解釋。有關部門用負責人答疑或接受記者采訪的方式作出說明,缺乏法律效力,應啟動立法解釋或采用多部門聯合發文的方式加以解決。我國《立法法》第85條明确規定,如果法律産生沖突,應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裁決。
  2、我國法律體系中,憲法是根本法律,處于最高階位,其次是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法律處于第三層級。基本法律的效力高于法律。刑事訴訟法屬于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在刑事訴訟法尚未修訂的情況下,律師法與刑事訴訟法;中突的解決應遵照“上位法優于下位法”原則。
  3、新《律師法》第三條明确規定“律師執業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以律師法是刑事訴訟法之後通過為由,在解決兩者沖突時“後法優于前法”的說法有悖《律師法》的自身規定。
  
  編輯:孫薇薇

推薦訪問:律師法 司法改革
上一篇:任重道遠是誰說的【食品監管不能隻說“任重道遠”】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5